继女(小小说)

继女(小小说)

冬雨十二岁那年,爹死了,娘嫁了,牛成是她的继父

继父是个买卖人,卖童装。是起早贪黑、风吹日晒、赶集上会摆摊儿的那种。

继父也是离婚户,跟前儿没孩子。

冬雨该上中学了,娘低声跟继父说让孩子上学吧。继父没有不高兴,也没显出高兴,嗯了一声,算是答应了。

跟继父在一起过日子,冬雨有些拘谨。因为,冬雨很少看到继父在她面前露过笑脸,总是不冷不热的样子。

继父不在家的时候,是冬雨最自由最快乐的时候。她蹦蹦跳跳,依偎着娘,哼着自已喜欢的歌。

只要继父一踏进家门,冬雨立马就像换了个人似的,低眉顺眼,心中发怯。

不清楚继父哪来的火气,动不动就冲娘和冬雨吼叫。娘总是陪着笑脸,冬雨更是大气不敢出。

后来,娘给冬雨生了个弟弟,继父的笑脸多了,时而还有嘿嘿嘿……哈哈哈……的笑声。不过一,冬雨知道,那是属于弟弟的,她分享不到。

初二下学期,冬雨就不再上学了,娘让,继父不让。

"一个妮子家家的,上学没啥用。让她跟着俺出摊儿,赶紧给儿子攒钱。"

"……"娘可怜巴巴的望着冬雨,嘴唇嚅动着,没说话。

每天天不亮,冬雨就被继父喊起来,顶着满天星星,去赶会占地方。

摩托三轮的车箱,垛着一包一包的衣裳。冬雨趴在高高的包袱上面,两只稚嫩的手,死死地抓住揽车的绳子。摩托三轮一跑颠簸,摇摇晃晃。冬雨将头埋进包袱,使劲儿闭着眼,小心脏突突着,直到继父一声,下来吧。咚地一下儿,悬着的心,总算落下了。

继父教冬雨咋着摆摊儿、看摊儿、收摊儿。

出摊儿早,小孩子觉又多,冬雨有时坐着就打瞌睡。开始继父只是大声呵斥,后来就用脚踢。

"睡觉睡觉,人家偷走了,你也不知道!再睡,把头给你拧下来"继父发火了。

最让冬雨伤心的,是继父那咬牙切齿的骂。

一次去赶会,快天黑的时,天上下起了小雨。

"快把塑料布拿来!"继父喊。

当冬雨把塑料布递给继父时,他赚冬雨慢了,一把夺过去,说拽住那头,拉!一边盖衣裳,一边骂骂咧咧,说你个拖油瓶!养个野种有啥用!

冬雨觉得心里的难受,泪就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。

"哭啥哭!回你那边哭你爹去!在这儿哭个啥丧!"继父的牙,咬得能听见咯吱咯吱的响声。

无论继父咋对待自已,冬雨从来不跟娘提起。她怕娘生气,更怕继父再闹出更大的动静,一家人不得安宁。

就这样,冬雨跟看继续干了七年。

继父得了腰椎间盘突出,出摊儿的生意做不了啦。

"俺这毛病一时半会儿没个好,往后的日子,就指望恁妮子了。"继父跟娘说,不是商量,是决定,"让她打工去吧。"

娘点点头,抹着泪出了屋。

娘出了屋门,见冬雨坐在院子里,双手托着腮,抬头一动不动地朝天上看。娘走过去,站在她身后,说闺女,想啥呢?

"看星星。"冬雨没回头,"看哪一颗是俺自己。就那颗,又小又暗的那颗。"

"你都听见了?"娘问。

"娘,俺去。去打工。"冬雨伸手搂住娘的腿。

"妮儿,怪娘,是娘……"娘说着,哭了,抽泣着,恐怕哭出了声,"苦、苦、苦命的,闺、女!"

"娘……"冬雨轻轻喊了声,娘儿俩抱在一起。

冬雨打工走了。

两年了,冬雨没回过家。给冬雨说媒的人,来了一拨儿又一拨儿,都被继父怼走了。

"才多大个孩子,找哪门子婆家!她不在家多干些年,赶紧挣钱,俺这个儿子靠啥娶媳妇。都走都走!"继父往外轰媒人。

"咱乡下,定婚都早。等把闺女揽把忒大了,就找不下好人家了。"娘嘟嘟囔囔。

"找不下好人家,就让她给咱儿子换亲!"继父又生一计。

"亏你想得出来!"娘头一回没顺着继父。

"啪!"继父搧了娘一巴掌,骂道,"你咋不为儿子想?她在俺这儿,就是个野种!"

娘捂着红肿的脸,靠着门框哭泣。当娘听到"野种"两字,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,上前就抓挠继父。继父把娘摁在地上,一阵乱捶。

又过了三年,冬雨仍然没回过家,只是每月往家里寄三千块钱。

腊月二十八那天,家里来了个姑娘,说是冬雨的闺蜜。闺蜜见冬雨娘卧病在床,将手里的礼品放下,坐在冬雨娘的床边,说阿姨,冬雨结婚了,这是她孝敬您的十万块钱。您好好养病。冬雨那边您就放心吧,她很幸福。冬雨会来看您的。

"俺妮儿、结婚了?幸福!"娘暗黄色的脸上,露出欢喜的笑容。

春暖花开的时候,冬雨坐着轿车回来了。

轿车一进村口,冬雨看见北墙根儿一拉溜坐着不少人,就下了车。

"大爷,您在这儿暖和哩?"

"二叔,您身体好吧?"

"奶奶,看您多扎实。听不见了?谁老了,都这样。不是毛病。"

……

冬雨一个个打着招呼。

当听说娘不在了,冬雨一下子楞住了,好一会才缓过神儿来,哇的一声大哭起来。

经村里人的指点,冬雨来到娘的坟前,跪下,一直痛哭到太阳下山,没回家,直接坐车走了。

几年后的又一个清明节,冬雨又从外地赶来,给娘上坟。

经过县城时,冬雨下车去超市给娘买些喜欢吃的供品。正要上车,冬雨无意间瞅见马路对面的垃圾简旁,坐着一个蓬头垢面的乞丐,正大口地吃着从垃圾里拣出来的食物。

冬雨坐进车内,乞丐的影子,一直在眼前晃动,是他?

冬雨叫停了车,站在远处打量了片刻,戴上墨镜和口罩走了过去。

冬雨将一千块钱放在乞丐面前转身离开。身后那乞丐又惊又喜,随后跪在地上,一个劲儿磕头作揖,口里不停地说,谢谢好心人!谢谢大善人!

专注起名30年,已为30000+宝宝和10000+企业店铺赋予美名,大师微信号:stc383,如需大师人工起名,可以加微信,备注:VIP,否则不加!即可享受VIP减免优惠服务!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@foxmail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qumingde.com/6921.html